•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史海 >> 内容

    武汉会战的前奏——异常惨烈的富金山阻击战

    时间:2020/11/9 12:07:59

      核心提示: 文/胡遵远(收集整理) 提起抗日战争时期的武汉会战,大家都比较熟悉,其实在此之前,在武汉的外围就发生过一场极为惨烈的战役。这场战役为武汉会战备战赢得了宝贵时间,它就是鲜为人知的、异常惨烈的的富金山战役。 宋希濂将军 富金山,位于与安徽省金寨县城新区(江店)接壤...


    文/胡遵远(收集整理)

           提起抗日战争时期的武汉会战大家都比较熟悉,其实在之前,在武汉的外围就发生过一场极为惨烈的战役。这场战役为武汉会战备战得了宝贵时间就是鲜为人知的、异常惨烈的的富金山战役。


      武汉会战的前奏——异常惨烈的富金山阻击战

     宋希濂  将军

     富金山,位于安徽省金寨县城新区(江店)接壤的河南省固始县陈淋子镇红花村,属大别山余脉。主峰海拔325.6米,南北长约四公里,东西宽约两公里,原名“附近山”,后因山上富含铜、磷、水晶石等矿物而得名“富金山”。著名的富金山阻击战就发生于此。

     富金山战役,又称富金山阻击战、富金山保卫战,是指193892911日发生河南省固始县的一场震惊中外的山地阻击战该战是抗战时期武汉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武汉外围发生的一场极为惨烈的战役。主战场在今固始县陈淋子镇红花村、后冲村一带(据老年人回忆,那时夜晚日军发射炮弹放射出来的火光比现在放烟花壮观、更猛烈。直到现在,当地老百姓在田地间耕作时会挖出废弃的弹壳和炮壳。当年的战壕和富金山抗日烈士墓冢依然存在。该地现已被开发成旅游风景区),黎集、石佛店、南大桥、固始县城、三河尖、乌龙集、武庙集乡、商城峡口和金寨等地皆为战场。参战一方是国民革命军宋希濂部所辖的71军、51军、77军,另一方则是侵华日军第二军13师团(即荻洲师团,在南京大屠杀中所犯罪行最为严重)、16师团。此战中国军队以伤亡15000余人的代价阻击日军整整10天,击毙日4000余人毙伤日10000人,为武汉会战备战和全国军民、工厂、学校、物资内迁争取了宝贵时间,极大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斗志和必胜信心。中国军队又在商城南部山地潢川沙窝罗山麻城和信阳等地顽强抵抗,歼日军10000余人。期间宋希濂率部在沙窝战役中再次重创日军,因此,国人也将富金山战役和沙窝战役相提并论,合称“金沙战役”。

      武汉会战的前奏——异常惨烈的富金山阻击战

     时光倒回至19384月,日本决定在徐州会战后实施武汉作战。74日,日军决定以冈村宁次11集团军为主攻,溯长江西进;以东久迩宫稔彦王第2集团军为助攻,沿大别山北麓进攻。822,日军第2团军在合肥集结后,兵分两路进攻大别山麓:北路第10师团自合肥向六安、河南光山、信阳进击;南路以第13师团沿安徽霍山至河南商城一线向武汉北面推进。8月末,日军攻陷六安、霍山。92日,直逼大别山峡口的富金山。

     富金山位于固始南部史河南岸,途经此地的叶(家集)()公路,东连六安、合肥,西通潢川、信阳,山势险峻,第71宋希濂率部严阵以待,决心在此阻击日军,指挥部就设在富金山上千年古刹---妙高寺

     92日上午10点,24架日机飞临富金山,狂轰守军阵地。92日夜,日军第13师团强渡史河,进攻富金山。宋希濂指挥部队顽强阻击,战斗十分激烈。第71军第36师师长陈瑞河亲率预备队猛烈反击,在敌人面前没有后退半步。两天的激战,日军未能打开富金山的大峡口,一怒之下又调来两个大队,会同第10师团忘想从左翼突破富金山阵地。富金山上炮声隆隆,昼夜不息。宋希濂对守军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狠狠地打!”

     中国守军炮兵虽居高临下,却无法给予日军毁灭性打击。日军获悉中国军队指挥部的具体位置后,连续派出飞机对妙高寺进行轰炸。原本规模宏大的妙高寺禅院因此几乎被夷为平地,仅剩下一座山门。与此同时,从94日开始,日军飞机连续4天轰炸固始县城,然后又将大炮架在张街口民房屋脊上对准东门(寅宾门)楼轰炸,东门楼基本被炸毁,日军进入固始县城,烧杀淫掠,千年古城横遭劫难。

      武汉会战的前奏——异常惨烈的富金山阻击战

     日军第2集团军为夺取富金山,97日令正向固始县城推进的第10师团濑谷支队(在此前的台儿庄会战中被中国军队痛击)增援第13师团作战。日军第2集团军还调第16师团支援第13师团。当日,日军第10师团攻占固始县城,日军故伎重演,以一个联队的兵力南下攻击富金山以西的武庙集,严重威胁富金山阵地侧后,被中国军队察觉。宋希濂立即将军预备队88523团紧急调到日军南下必经之路的坳口塘设伏,对来犯之敌予以重创,歼灭日军400余人,迫其退回固始。在富金山的正面,日军后续部队第16师团已进至六安以西,第13师团解除了后顾之忧全力猛攻。到9日,第36师连还能开枪的轻伤员算上,仅剩千人。宋希濂亲自到阵地上,告诉陈瑞河:“36师要永远站着,绝不能趴下。狠狠地打,弟兄们才能死而无憾。”尽管敌第13师团在叶家集以西的阵地上全力攻击,可在中国守军的顽强抵抗下,也伤亡过半。

     在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阵地上,兵团总司令孙连仲中将手持望远镜,观察着烟尘弥漫的富金山阵地。久经战阵的孙连仲通过一个细节就感觉到了富金山火药味的浓烈。几天前,山顶上还立着两座不大的小庙和几十颗大树。眼下,山顶上已是空荡荡的一片。他知道,一般的战斗是不会有这种果的。

     他拨通了71军军部的电话,对宋希濂说:“宋军长,撑得住吗?

     宋希濂想了想,说:“司令,仗打得很苦……我们至少还得守几天?

    “至少3天。至少3天商城方面防御才能稳定。宋老弟,你是条硬汉,守五六天已很不易。刚才白(崇禧)长官来电话,战区嘉奖陈师之固守奇功。望你们能再撑几日,待友军在你们身后站稳脚跟后你们再撤。”

    “司令放心,希濂当全力而为。”

     放下电话,孙连仲感慨地对老部下池峰城说道:“宋希濂是条汉子,比我厉害。”

     从9日至10日开始,发动总攻的谷口部队不分昼夜地猛攻不止,36师浴血奋战,将日军的进攻尽数粉碎。

      武汉会战的前奏——异常惨烈的富金山阻击战

     富金山战役的第9天,一身戎装的宋美龄来到富金山前线,冒着日军的炮火和轰炸,沿着战壕一路慰问、鼓励一线将士,极大地振奋了军心。

     日军第13师团从11日凌晨起,倾全力猛攻。战至9时许,从富金山与石门口的战线结合部突入,36师在师长陈瑞河的指挥下,抱必死之心进行逆袭。官兵们奋勇拼杀,前赴后继,与日军白刃搏杀,战况殊为惨烈。36师迭经多日血战,虽得到88师一个团的增援,但在此死伤甚重的时候不过是杯水车薪,难以击退人数、火力均占优势的日军如潮拥进。11日,富金山全线遭敌猛烈炮火轰击,战斗异常惨烈,守军伤亡极大。主阵地相继丢失,各部仍在顽强抵抗,虽欲夺回阵地,但已力不从心。至下午16时,36师除富金山主峰制高点外,其余阵地全部失守。

     就在这样的紧急时刻,陈瑞河师长还是组织全师残部实施了最后一次强力反击,虽给予日军以极大地杀伤,但36师所剩兵员已不足千人,难以再战。在此情况下,宋希濂61师从富金山右翼发起反击,抢占800高地至妙高寺一线,以掩护36师后撤。日军施放毒气,掩护步兵向富金山突击。守军阵地成为一片焦土,日军扑向西南,包抄第71军后路,守军得到命令,放弃富金山阵地。后来,日军继续向西进犯,陈淋子、祖师庙、武庙集、樟柏岭(即今郭陆滩樟柏岭村)、段集、方集横遭劫难,200多名百姓丧生,2000多间房屋被焚毁,数以百计的妇女被蹂躏。日军过后,惨状目不忍睹。

      武汉会战的前奏——异常惨烈的富金山阻击战

     整整10天,第71军阻强敌于富金山下,日军的进攻部队损失过半,死伤近万。中国守军也伤亡不小,仅第36师就由参战前的1万多人,锐减到八九百人。整个部队被打残了,但第71军最终阻遏了日军侵略的疯狂势头。日军担任第一线进攻的荻州立兵13师团连续5次补充兵员,总伤亡过半,随军战地记者发回东京的消息惊呼:“此役由于受到敌主力部队宋希濂军的顽强抵抗,伤亡甚大,战况毫无进展”,“我军遇到强手,束手无策”。日军3个师团战死4000余人,尸体皆“运叶家集焚化,臭闻十余里。”

     此战,中国军队以极其坚韧顽强的防御迟滞日军第2军的攻击,毙伤日军第13师团逾万人(其中第26旅团长沼田德重少将重伤,其所属四个联队长亡二伤二,13师团平均每个步兵中队只剩下40人),为国军赢得了调整部署的宝贵时间,彻底粉碎了日军越过大别山迂回武汉的战役企图。914日蒋介石通电全国全军嘉奖:“……是则宋军陈师之壮绩,已获得超出之代价,尤其精神上足使敌确认我愈战愈强,抗战精神,历久弥增,令其气短……”号召全军学习36师的精神,“各奋英勇”,杀敌报国。宋希濂陈瑞河双双获得华胄荣誉勋章。36师以从万余人锐减到800人的沉重代价写下了无尚的辉煌与荣光!

    作者:胡遵远(收集整理) 录入:hebeiczhou 来源:百姓中国凯发注册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凯发注册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凯发注册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凯发注册》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